闵助理随后赶到,看着白董事和薄怀恩等人,他迈步过去,坦然又镇静,“几位要是有时间的话,可以一起上去,这也是薄总的意思。”

在这些人之中,薄怀恩已经不再特别重要。

闵助理说完也不管他们纠结气愤的脸色,转身上了楼。

“白董事,要不然,咱们上去看看?”

这些人一见到事情有变,就盘算着能不能再有转机!

“你们之前是怎么对他的,以薄凉辰的个性,容得下你们吗?”白永平狠声说着,再看向薄怀恩的时候,满目憎恶,“薄怀恩,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,是不是你跟姓萧的小子狼狈为奸,卷走了我们的钱!”

要不是薄怀恩当初说的那么信誓旦旦,他又怎么会相信,不仅把钱从薄氏抽了出来,还全都投给了萧毅。

现在萧毅失踪,一切都完了。

轮椅上,薄怀恩胸口缓慢起伏着,脸色透着深沉寒意,“上去。”

他倒要要亲眼看看,薄凉辰怎么让薄氏起死回生。

白董事一行人,都垮着一张脸,在后面磨蹭着跟了过去,哪还有半点昨天晚上要看热闹的心思。

等他们进了会议室,就发现之前的所作所为简直幼稚到了极点。

“薄总,也就是说薄氏集团现在有了曾先生的投资,根本不存在资金方面的问题,对吗?”

“那薄氏下一步打算进军智能产品行业,是否有机会成为国内的‘欧普财团’?”

摄影师们手中的镜头对准了台上的薄凉辰和钟曦。

“大家一个一个发问,今天薄总会回答所有问题。”闵助理及时控制住记者们激动的情绪。

前几天,所有人都在讨论薄氏会在什么时候宣布破产。

今天薄凉辰和钟曦一起出现,却给了所有人这样大的一个惊喜,简直是涅槃重生!

有记者在征得了闵助理的允许下,打开了现场直播。

那些原本等着看薄凉辰出丑的人,被迫狠狠的又仰望了他一次,而在众人的情绪逐渐缓和之后,记者们话锋一转,开始关注他和钟曦的私人关系。

“那么二位已经复婚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薄凉辰回应的很快,言语中,也带出了些许遗憾,“我曾经犯了错,对她亏欠至今,以后我也会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弥补赎罪。”

台下,黎桦双臂环抱着,冷冷哼了声,“花言巧语。”

曾誉显人站在旁边,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,“对对对,我也觉得,回答问题就回答问题,说这些矫情的话干什么?简直是拉低了这次记者发布会的档次。”

话音落下,听到这话的人都朝他们看了过来。

刚才只顾着关心薄凉辰这边,怎么没注意到一直单身的曾董身边多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大美女,而且,听着两人交谈的口吻,曾董好像还特别巴结她?

黎桦看着台上,又扫了曾誉显一眼,“那也是我未来的外甥女婿,谁让你这么说他了?他再花言巧语,也比某些人,连话都说不利索强。”

“……”

十几年前叱咤商界的曾董,居然被人这么数落。

更重要的是,他还笑嘻嘻的?

旁边那些从薄氏撤股的董事们,此时一个个脸色苍白,也就剩那么一口气吊着了,要不然肯定当场就要晕死过去。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!你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?”

有人又开始追问薄怀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