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上播出于曼夏被警察带走的画面时,钟曦正准备收拾东西出院。

她已经在医院休息够久了。

闵助理怎么劝都劝不住,只能妥协,“钟小姐,现在薄总的房子都是空置的,你要过去住吗?”

“不了,我还是回钟家。”

闵助理缓慢点了下头,“我去安排车。”

“闵助理,从现在开始,你也不要再跟着我了,既然我说要跟薄凉辰保持距离,你就不能再帮我了。”

“可是,这是薄总的命令。”闵助理急的直冒汗。

要是被薄凉辰知道,他没有认真办事,这以后该怎么交代。

“放心,他要是怪你的话,我来承担。”钟曦笑了下,“对了,如果薄怀恩找你的麻烦,你可以先请长假。”

闵助理无奈点了点头。

现在事情闹成这样,他也没心情回公司上班了,除了薄凉辰之外,他不会认可第二个薄总。

钟曦走出医院的时候,是一个人,拎着行李箱,显得有些孤独落寞。

但她走的每一步,都非常坚定。

出租车的收音机,播送的也是薄氏集团和鼎益集团的新闻,两大集团接连出事,整个商界动荡了好几天。

出租车司机烦闷的调了个频道,嘴里嘟囔着,“这些有钱人的世界真麻烦。”

钟曦摇下车窗,目光看向远处的江面。

除了薄凉辰被起诉的那个项目之外,薄氏经手的其他几个项目也陆续开始出现问题,不少合作方表示质疑薄氏集团的资金链,提出解约。

甚至更有人依样画葫,也想获得巨额违约金。

所谓墙倒众人推,恐怕眼前这局面,是薄怀恩都没有想到的。

他只是想再往悬崖边上推薄凉辰一把,却让自己也置身陷阱,顶着薄氏副总裁的帽子,他才到公司门口,就被记者和合作方的人堵住了。

“薄凉辰的案子什么时候能解决?”

“你们薄氏的人都这么言而无信,不按合同办事,像你们这样的公司……”

嘭。

一个鸡蛋画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弧度,直接砸在了薄怀恩的西装上。

接着一群人蜂拥而上,薄怀恩被秘书和保镖护着,非常狼狈的进了薄氏大厅。

远远的,钟曦歪着头看着这一幕。

把帽子压下来,转身打了辆车离开。

同时,鼎益那边也一团乱,刚刚回归国内市场,脚跟还没站稳,于家的千金小姐就深陷官司,而且名声尽毁,就算有律师辩护保释,案子也延后调查了。

但舆论方面的压力已经让于胜坤焦头烂额。

一些原本打算跟鼎益接触的合作伙伴,见到这样的形势,纷纷打起了退堂鼓。

当天下午,钟曦又一次来看薄凉辰。

不过这一次,是她自己来的。

两个人隔着玻璃,面对面坐着,谁都没有开口说一个字,就那么互相看着,坐了十五分钟。

所有想说的话都好像写在了对方的眼睛里。

直到最后,钟曦才低声说了句,“我让闵助理回去了,我不需要人照顾。”

说完,她直接起身离开。

薄凉辰眼眸里的光又沉了沉。

他想说的话太多了,但这里到处都是薄怀恩的人,甚至连他见过什么人,说过什么话,都会被一字不落的汇报给他知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